璞草園_在地草本洗淨中找回與土地的連結!

多年前當許大哥回到了他的原鄉苗栗卓蘭,當他聽到老人家說到從前山林的美麗,就想:「那我們這一世代要留下什麼給子孫呢?」,這才開始在家鄉土地上從根源做最根本的事,不施肥,不撒農藥、淨化灌溉水源,然後種上香藥草植物,經過多年的努力成為螢火蟲飛舞的淨土,並結合東西方的「藥草文化」及「香氛療法」成立〈GRANGE 璞草園〉,並把這樣的理念拓展至各地,讓我們的生活能獲得舒緩並再次回到孕育自己土地的懷抱。

我們不能完全否定工業革命的成果,

但也不能無條件地全盤接受它的後果。

 

土地孕育萬物,當土地因為單一作物及化學耕作而失去原本多樣性的生態時,自然產出的作物也不再富有生命力,因為其根源的土地已不再純淨天然,當西方的工業革命,昭告了全天下快速、效率的時代來臨,現代化、工業化確實帶給我們豐沛的物資與經濟效益,我們不能完全否定這個成果,但也不能無條件地全盤接受他所遺留在我們身體、環境、土地的後果,因此,有一群人正在重新思考一個有意義的生產、銷售,與消費的商業模式,其背後的目標是為了實踐土地、人,與文化的和諧共存,正視自然與土地的存在價值,而非以人類主觀的盲目需求,超限地榨取與傷害它,學著尊重它的生態循環,不再只以主宰者的心態改變甚至破壞殆盡。

 

 

回歸田園的夢,

找回能留給下一代的美麗山林。

 

而這些正是〈GRANGE 璞草園〉創辦人許仁和許大哥在當年選擇歸鄉的初衷與實踐。

當他看著一生操勞務農的父母,為他們沈默萎曲的背影感到不捨,他決定要改變他父母這一代以來,在消費市場下被犧牲,被消費殆盡的農民命運,而這個命運不是他父母所能決定,而是一個工業化社會所強迫形成的,這些老農曾為了符合都會人消費習性的過量需求,他們幾乎成了一種心靈上的「農奴」,無力對抗如此龐大的工業消費社會,只能被迫低頭去傷害跟他們最親近,最依賴,最摯愛的泥土地,只為了符合與滿足現代社會的需索無度,換取一點點的物質條件!然後,這一切的後果,包括農藥與化學污染,土質劣化,生態失衡。

所以,許大哥放棄都會裡的工作,回到他的原鄉卓蘭,解開衣袖、拿起鋤頭歸鄉種田,並成立〈GRANGE 璞草園〉,回歸工業化之前的傳統自然農法,以親善大地 循環、尊重各物種平等生存權的農耕方式種植作物,以人性化操作收成與單純製程製造高經濟價值的天然香氛產品,用這樣的產品再次贏得現代社會的認識與認同,並將其實質利潤收益回歸農民,讓他們願意跟著一起改變,進而一同淨化、修復受傷的土地,治療這被過度人為化學添加所污染傷害的現代生活。

 

 

 

 

 

從天然草本中

找回與自己土地的連結!

 

〈GRANGE 璞草園〉就是本著這樣的堅持與理念,自信地將親手種植的香藥草,以最單純的方式生製作成最純淨自然養護商品,以最貼身體的自然呵護,積極友善地爭取使用者切身純淨感受的認同! 認同我們能一起努力改變自己的土地,認同主動改變我們的消費習慣能夠夠一步步改變不斷面臨的環境與健康危機,改變農民對待土地的態度,改變現代人對因那些便宜便利的工業化產品而隔離了大自然,所形成的錯誤習慣和認知,逐漸放棄由化學物質所快速合成的各種保養清潔商品,逐漸遠離化學物質殘留對於土地與我們自身所造成的傷害,最終能讓螢火蟲重新在我們的山林裡歡樂飛舞!

 

 

 

現在,〈GRANGE 璞草園〉的理念經過多年行動實踐,除了卓蘭,開始有更多的農民與土地加入了「綠色行動」的行列,他們開始建立公平的交易制度,協助農民進入「自然農法」的無毒環境,也讓長時間超用的土地能回歸樸實,更確保產品原料的安全性。 同時他們也更積極走入人群,透過體驗、分享,得到更多的認同,也建立合理的銷售系統,讓人、地、物能達到共生的利益平衡,使這樣的認同更加緊密,這樣環環相扣,終能擺脫惡性循環,讓綠色重新披在大地與人子的身上!

 

 

 

|夥伴品牌| GRANGE 璞草園   http://www.grange.com.tw/

|販售門市| 好丘信義店、好丘天母店